pk10牛牛走势图预测

王躍駒:無論走出多遠,回頭即是祖國

(2018-12-03 14:52:59) 來源:山東省僑聯

“我回來時間雖然不長,但現在總是后悔為什么當初沒有早回來。因為國家總是在進步,每天都有奇跡發生。所以我希望海外學子盡快回到祖國的懷抱,否則就會錯失見證國家發展的每一步。國家會記住任何一個曾為國家做出貢獻的人,而且國家會支持你。”北京睿誠海匯健康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首席科學家王躍駒在一次接受媒體采訪時如是說。

放棄美國俄荷拉馬州東北州立大學終身教授職位,帶領團隊回國創業的他以植物反應器技術為依托,在治療重大疾病藥物的研發領域將會帶來革命性的突破。“我們的目標就是生產讓老百姓可以用得起的藥,(這些重大疾病的特效藥)價格太貴,因為國際壟斷。利用這個技術打破國際壟斷,減輕國家醫保(負擔)”。
 

坐在筆者面前的王躍駒雖然已經由學者轉型為企業家,但身上依然充滿濃濃的書卷氣息,講到自己的榮譽時會臉紅,談到自己的艱難時也會尷尬一笑,言談話語中沒有更多華麗的詞匯,更多的是發自本性的淳樸和真實。1972年生于山東棗莊的王躍駒自打上學開始就是學以致用型人物,1994年從山東農業大學畢業之后,考取了中國農科院生物技術研究中心的研究生。
 

隨著眼界的日益開闊、對國際學術前沿信息了解的加深,國內和西方特別是美國的差距讓年輕的王躍駒在心理上產生了變化,向高向好的原生動力讓他把眼睛盯向了國際生物技術研究領域的前沿,去美國攻讀博士的念頭在一個個英文單詞輸入中逐漸占據了未來規劃的全部。
 

那兩年,除了要在中國農業最高學府把碩士研究生的科研、課題和論文全部搞定之外,托福以及GRE考試的壓力一樣讓他疲憊不堪。魯迅先生說:“時間就像海綿里的水,只要愿擠,總還是有的。”上天不會虧待每一個努力奮斗的人,美國俄勒岡州立大學全額獎學金的offer向他伸出了橄欖枝。
 

20年前的美國遠不像今天為國人所熟知。面對未知的國度和風俗人情,“陌生的土地充滿多種未知因素”,還未細細品味俄勒岡的藍天綠草,他就一頭扎進了實驗室。“在美國讀博士,就相當于給老板打工。導師就是老板,他對實驗進度的要求就像是老板對項目進度的要求,沒有多少時間讓學生自由揮霍,從早上6點干到晚上12點是常有的事,做一頓飯經常能夠堅持吃上一個星期,非常累。”這種忙碌和勞累一直延續到2004年進入加州伯克利大學、2006年到德克薩斯州進行博士后研究。在伯克利做博士后研究的兩年時間內,舊金山享譽全球的金門大橋,雖然只有半個小時的車程,他也是在最后離開前才去看了兩眼。即便在十幾年之后的今天,回想起在伯克利的兩年學習工作體驗,也是“感受無法形容,有苦也有甜”。

“陌生的土地充滿多種未知因素”。兩個截然不同的文化習俗對人們價值觀的沖擊比起書本上的知識更加能夠刺激我們的神經。“一個實驗室同事結婚沒邀請我以及其他同事,后來問起來,他說我們只是他的同事,而不是他的朋友;導師邀請他20多年的朋友(副導師)對我進行博士學位中期考核,一起吃飯時他不為朋友付賬;我們中國人說話有時候不由自主的聲音就提高了,剛開始美國人認為是我們生氣了……”
 

凡此種種的跨文化差異讓王躍駒適應了很長一段時間。現在看來,同中國社會建立在人情基礎上的傳統文化不同,西方建立在契約精神基礎上的文化傳統一樣能夠讓社會秩序正常運轉,在兩種文化的融合中,王躍駒逐漸找到了讓他最舒適的位置。2000年前后,中國的互聯網尚處于起步階段的時候,美國大學的互聯網就已經非常發達了,學校為中外學生提供了良好的學習條件和服務。上網不花錢,打印復印資料也不用花錢,良好的教學和科研設施設備為他的學術研究插上了一對飛翔的翅膀,“只有一流的理念、設施設備才能培養出一流的人才”。
 

雖然有全額獎學金作為經濟來源,但高昂的生活成本讓家庭條件一般的王躍駒通過省吃儉用從牙縫中擠出一些錢寄給地球另一端的父母。學校提供的房子價格比較貴,他就在外面尋找更便宜的房子。“到美國后第一個月的獎學金我給了父母1000美元,當時他們買了一個海爾的大功率空調,用了十多年呢。”作為父母含辛茹苦培育他的感恩回報,哪怕自己“一根蔥分成兩半吃”也覺得心甜意滿。深受孔孟思想洗禮的他秉承百善孝為先的古訓,為人子報喜不報憂的背后,甘苦自知。
 

如果說到康奈爾醫學院做科研、去堪薩斯州一家公司用生物原料做染色劑是走出象牙塔后的牛刀小試的話,那么加入佐治亞州的麥肯州立學院、俄荷拉馬州東北州立大學教書育人則更像是一份源自祖業的傳承。坐在筆者面前的王躍駒笑著說這是中國人頭腦中的尋求穩定的觀念在作祟,但在筆者看來,與其說這是他對自己人生的一個安排還不如說是對父母親期冀的交代。

美國文化崇拜強者,所以美國隊長、超人、綠巨人等等超級明星才能長盛不衰。植根于中國傳統文化中的王躍駒以儒家的謙卑剛剛站到講臺就遭遇到來自學生們的“挑刺”,教授分子生物學的王老師被學生一次次的現場糾正英語語法和發音方面的問題。“美國學生欺負外國老師,但他們佩服強者”,拿出自己多年來在國際頂級學術期刊上發表的專業論文之后,Doctor王很快便贏得了學生的尊敬。“歐美的師生關系,一直以來是一種職業的關系。課堂上授完課,下課后都不愿意搭理你,學不學、會不會是你自己的事情。”但是王躍駒并沒有依循這種思路來處理中國老師和外國學生之間的關系,而是用深值于心的儒家思想來教書育人。他在課堂上宣傳中醫文化,設定中醫課題讓學生研究。
 

“我上課盡心盡力,深得學生喜歡。我幫助學生申請科研基金;從自己的科研經費里面帶領學生參加高端的學術會議,并指導他們展示自己的科研成果;我支持學生出去參加短期培訓,考取資格證書。”課堂上兩個小時的實驗,他需要花十個小時甚至更多的課下時間做準備。“只要我開課,場場爆滿。因為我能夠把學科的最前沿知識及時搬到課堂上來”,非洲爆發埃博拉疫情,早上的新聞剛一播出,上午的課堂上學生們就知曉了其機理和緣由。學生們無論是擁有了向其他人炫耀的資本也好還是他們真的愿意成為知識的擁躉也罷,王教授的課已經成為他們的首選——無論是線下課堂還是網絡課堂。
 

“為了去華盛頓參加學術會議,為了穿衣服好看一點,她天天跑步,堅持3個月,減肥15斤。”王躍駒的朋友圈在2015年7月6日發的圖片正是他帶學生去參加國際學術會議的一瞥。圖片中身材微胖的女生在自己的展板前向前來參觀的客人介紹成果,心中的從容和自信洋溢在年輕的臉龐上,筆者相信鏡頭后面的王躍駒那一刻的心情也應該是驕傲的。行在校園里,有學生要求去實驗室工作或者學習;走在大街上,被有些學生家長認出來后,感謝王教授對孩子的培養。2013年,他獲得東北州立大學最佳科研獎,他是該校成立150年來獲此殊榮的第一個華人教授;2015年被東北州立大學授予終身教授職位。2016年,學校為了獎勵他的功績,專門設立了“焦點教授”獎項;2017年,他又獲得模范教師獎,是第一也是唯一個同時擁有最佳科研和模范教師的教授。
 

一切都順風順水,如果照此軌跡發展下去,未來的王躍駒或許會是國際學術舞臺上的一個知名教授,又或許是某一國際研究領域的專家大咖。但人生不能夠假設,每一個不經意的拐點都能夠讓人生的軌跡轉向不同的方向。對王躍駒來說亦是如此。
 

“雖然在美國工作,但一直為中國老百姓用不起好藥,尤其是生物藥而感到揪心。2017年,我下定決心辭去美國終身教授的職位,以破釜沉舟的勇氣帶領團隊回國創業。”在應用植物生物技術領域擁有二十多年經驗的王躍駒帶著多年的研究成果和30多項專利技術回到了闊別近20年的祖國,在北京創立睿誠海匯健康科技有限公司,投身到生物制藥行業。
 

“我對轉基因植物生產免疫蛋白課題進行產業化的想法十年前就已經開始醞釀,但直到我找到更有效率、更清潔的生菜細胞表達蛋白方法后,才正式開始創業。”創業之初,王躍駒和他的團體吃住在實驗室,每個人都很少休息,甚至常常工作到深夜。“我們現在就是利用植物來生產各種蛋白、疫苗、抗體類,比如說單抗是治療腫瘤……”他和他的創業團隊研發推出的是最新一代生物反應器技術,利用生菜來生產各種蛋白藥物,包括醫治腫瘤的特效藥-單克隆抗體PD-1、PDL-1以及像白蛋白、八因子這樣的血液制品等。“全力打破國外技術壟斷,讓普通百姓用上高質量、相對廉價的生物藥,讓病人活出人生的價值和意義,是我們的夢想。”他和團隊利用植物生物反應器研發了各種蛋白、疫苗、抗體類,掌握了領先世界、國內唯一的植物瞬時表達藥用蛋白平臺技術,正在全球展示植物蛋白技術的中國力量。

一直以來蛋白生產提取工藝繁雜,蛋白產品價格較高,并將最終轉嫁到病人的治療費用上。植物瞬時系統生產藥用蛋白技術將降低藥用蛋白及相關藥品價格,真正實現他“做老百姓用得起的生物藥”的夢想。“與其它植物生物反應器技術相比,生菜表達蛋白技術不受季節性影響,可以隨時播種,生長周期短;封閉無土,無菌栽培,GMP封閉式管理;適種植,無環境污染,不受環境影響;非轉基因種植,無病毒病菌污染,無花粉傳播田間,無任何風險;完全不受原料影響,所生產蛋白活性等同于同類藥用蛋白;雜質極少,工藝簡單;產品開發周期短,獲得蛋白僅需4天時間,開發風險極小,產業可持續性強;硬件投資相對較少,成本相對于昂貴的藥物可以忽略不計。”談起正在開發的生菜表達蛋白技術項目優勢,王躍駒如數家珍。雖然公司成立不久,但其正在開發的抗PD-1單克隆抗體、抗PD-L1單克隆抗體等蛋白產品,已經獲得國內外諸多機構的青睞,諸多戰略合作意向已經達成。
 

2017年7月24日,在王躍駒的微信朋友圈發表的一篇名為《我所認識的90后留學生:少年強則國強》長文中,一名90后女孩說:“(為國家)做多大貢獻倒是談不上,如果人人都不給國家添麻煩,那就是對國家最大的貢獻”。時值他歸國創業期間,年輕一代對待工作、生活和國家的態度讓他深受感動,我想這也許是他勇敢地走出舒適區,選擇歸國創業的眾多理由中的一條。“你為國家做了些什么,不要擔心國家會忘記;相反,國家會永遠記住那些為國家做過貢獻的人。”中國醫學科學院分子腫瘤國際重點實驗室研究員馬潔的這句話讓他深以為然。

pk10牛牛走势图预测 80后街机麻将合集2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 广东麻将买马规则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000610 南通棋牌热线游戏中心 股票融资融券做空绝技 qq麻将手机版官方下载单机 上证指数历史走势 杰克棋牌手机版下载安装 北京期货配资网